<address id="jd113"><listing id="jd113"></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d113">

      <noframes id="jd113"><span id="jd113"><th id="jd113"><progress id="jd113"></progress></th></span>
          <noframes id="jd113"><form id="jd113"><nobr id="jd113"></nobr></form>
          <noframes id="jd113">

          社會

          職場性騷擾的深層原因

          閆肖鋒  2021-08-29 12:09:35

          改善宏觀環境的關鍵在 提升她們的社會權力和話語權 進而改進整個社會的分工安排

          圖/圖蟲創意

          職場性騷擾的深層原因

          文/閆肖鋒

          發于2021.8.30總第1010期《中國新聞周刊》

           

          近期,阿里巴巴、國臺酒業等公司接連發生女員工遭侵害事件,相關議題引發了廣泛關注和討論 。在此背景下,阿里巴巴表示正在制定《集團反性騷擾行為準則》,愛奇藝亦宣布“抵制職場潛規則”,均提出不對他人進行性騷擾、不強迫陪酒。愛奇藝的員工行為準則要求,“不濫用權力、不恃強凌弱,不因自己處于強勢位置而對他人進行言語、行為等任何形式的欺辱和霸凌!


          根除歧視女性的職場文化還有待時日,長期以來這是個植根于社會文化土壤之中的硬核難題。如果男性主導的職場權力不受制約,女員工長期處于弱勢地位,那么歧視就是常態,發現并處理當事人只是偶發事件。職場性別不平等與女性處于弱勢的社會現狀,是諸多“侵害案”背后的真問題。


          社會學研究表明,如果一個組織等級結構較為扁平、員工有共享的文化價值、勞動組織更為密切協調,那么員工遭受性騷擾的可能性會更少一些。反之,當一個組織有嚴格等級制度,以業績為主要考量,不顧員工權益,職場性騷擾和霸凌就易為常態,甚至成為“文化”。


          狼性有余、人性不足一度是某些企業的管理文化,其中不乏為了業績不惜把女性職工當工具者。職業女性因生育子女或照顧家庭,多少會影響職位晉升,這使得她們在職場中相較男性而言更多處于從屬地位,有時被迫去完成男性上司的一些不恰當指令或暗示,比如陪酒、勸酒、聽黃段子。


          今年3月,全國婦聯發布的《防治職場性騷擾指導手冊》提出,建立健全防治職場性騷擾規章制度,增加教育培訓,建立防治職場性騷擾專門機構,并鼓勵遭遇職場性騷擾要拒絕沉默,堅定說“不”,保留證據,堅決投訴和起訴。


          為什么女性不享有改變自身狀況的社會話語權?中國社會中女性領導比重低是重要原因。據統計,女性在全球領導隊伍中所占的比例正得到提升,在經理中所占比例接近40%,在高層領導層級和董事會中所占比例接近三分之一。目前北歐女性占領導崗位比例達到一半,說明北歐男性分擔了同樣的家庭和社會職責。而在中國的家庭分工中,做家務和養育孩子等雙方共同義務,一邊倒地壓在了女性身上。此外,社會上普遍有一種把女性物化的傾向,如廣告中女性做家務的主題,時尚雜志中宣揚所謂性感、減肥的封面,再如婚嫁中的彩禮等現象,無不將女性物化為工具。


          有人調侃想生三孩的女性,等三孩高考完畢她已將近50歲了,請問哪個單位愿意錄用這樣的女職工?可見,解決職場不平等和霸凌行為,需要移風易俗,也需要一系列的制度設計來改變歧視女性的宏觀環境。


          個人境遇由宏觀環境決定,當宏觀環境不改變,個人境遇就難以改善。這里的宏觀環境,除法律保障之外,重點在從家庭、用工單位到社會中女性的角色分工,是否是女性友善型。當今,為何在大學畢業前女性都是強勢的,而一入職場地位一落千丈?是因為我們還不是女性友善型社會,這是導致各種性騷擾屢屢不絕的深層社會原因。


          然而,建立一個女性友善型社會,非一日之功。改善宏觀環境的關鍵在提升她們的社會權力和話語權,進而改進整個社會的分工安排。近期接連曝出的女性遭遇職場性騷擾事件,說明改變刻不容緩。

           

          (作者系本刊學術召集人,趨勢觀察家,著有《少數派》《在大時代,過小日子》)


          值班編輯:肖冉

          久久亚洲A片com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