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d113"><listing id="jd113"></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d113">

      <noframes id="jd113"><span id="jd113"><th id="jd113"><progress id="jd113"></progress></th></span>
          <noframes id="jd113"><form id="jd113"><nobr id="jd113"></nobr></form>
          <noframes id="jd113">

          社會

          危險的第三代毒品:偽裝成笑氣、聽話水、0號膠囊……

          周群峰  2021-08-29 12:12:14

          不法分子將國家嚴格已列管的毒品 或者尚未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質 偽裝成常見的小食品、小物品 或者使用新奇、時尚的名字,比如 “開心水”“快樂水”“奶茶”“巧克力”等小食品

          7月30日,廣東省公安廳展示的涉案毒品。攝影/本刊記者 陳驥旻

           

          危險的“聽話水”

          本刊記者/周群峰

          發于2021.8.30總第1010期《中國新聞周刊》


          近日,四川綿陽警方破獲一起走私毒品案,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網,該案也是四川省首例“走私販賣精神麻醉藥品案”。犯罪嫌疑人從境外購買受管制的麻醉、精神類藥品后,加工為“聽話水”“失憶水”售賣給國內買家。受害者服用后會昏迷、失去意識,進而被嫌疑人侵害。


          “聽話水”、“失憶水”是近年來興起的第三代毒品的主要代表,其主要成分為七氟烷、三唑侖等新型精神麻醉藥品。不法分子往往借助“網絡+物流寄遞”模式買賣,不在線下交易,增加了打擊難度。目前,法律對這些新的精麻藥品列入管轄的速度,往往跟不上它們出現的速度,也給監管和查處帶來了挑戰。


          一個包裹牽出的走私販毒案


          2021年6月初,四川省綿陽市公安局禁毒緝毒支隊獲得情報稱,在綿陽城區有人非法使用精神麻醉類藥品。因這類藥品在國內屬于管制范疇,警方懷疑是不法分子將其走私進入,便著手從境外快遞入手破案。


          不久,一份從境外郵寄給綿陽易某某的包裹引起警方注意,隨即綿陽市公安局禁毒緝毒支隊聯合綿陽市海關緝私分局,根據快遞信息深度研判、細致挖掘,發現其中隱藏著一個面向全國、通過網絡非法販賣精麻藥品的地下市場。為避免打草驚蛇,警方沒有扣留易某某的包裹。6月23日,易某某前往快遞站欲取包裹時,被民警一舉抓獲。


          綿陽市公安局安州分局禁毒緝毒大隊民警田建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易某某今年20多歲,是外地人,平日住在綿陽。易某某供述稱,他在網上發現了兩個社交群,里面有人咨詢如何購買“聽話水”“失憶水”“乖乖水”等毒品,他覺得有利可圖,于是就通過翻墻軟件等在境外尋找貨源,聯系到了德國、日本的線上賣家。并將三唑侖、咪達唑侖、七氟烷等精神麻醉類藥品走私回國,然后包裝成“失憶水”等毒品。為便于銷售,他建了大量QQ、微信群等,不斷拉買家入群,還會向下家傳授使用方法。

           

          綿陽警方偵破四川省首例走私販賣麻醉藥品案,嫌疑人被抓捕歸案。圖/綿陽市公安局岳波、劉正元

          在該犯罪團伙中,易某某扮演了“中間商”的角色。易某某供述,他已將這類毒品銷售到多個省份。7月中旬,綿陽警方順藤摸瓜,帶領安州、梓潼、涪城禁毒部門在四川、北京、寧夏、黑龍江、福建、江西等8省區抓獲8名嫌疑人,至此該案的9名共犯均落網。該案也成為四川省首例走私販賣精神麻醉藥品案,共繳獲七氟烷209毫升、三唑侖140片、米噠唑侖111毫升。


          辦案民警在一些犯罪嫌疑人的手機、電腦上,還發現他們存有相關迷奸視頻。這些犯罪嫌疑人供述,他們主要將年輕的女性作為作案目標,利用約會網友、與女同事加班獨處等機會,在飲料中下藥實施犯罪,并拍攝視頻照片,甚至上傳至不明網站獲利。有的甚至將其用到自己妻子或同性戀對象上。


          這個團伙銷售的“聽話水”、“失憶水”等,是第三代毒品的主要代表!督】禃r報》稱,根據毒品流行的年代,毒品可分為三代。第一代毒品主要是直接從毒品原植物中提取的傳統毒品,其代表為大麻、鴉片、可卡因、海洛因等。第二代毒品為化學合成的精神致幻藥物,其代表為冰毒、氯胺酮等。而第三代毒品是第二代毒品(精神活性物質)的變種,即新精神活性物質(NPS)。從藥物作用機理上講,第三代毒品與前兩代毒品一樣具有較強的成癮性,作用于人體中樞神經引發興奮、致幻等,大劑量服用與毒品無異。但是,由于第三代毒品是對以往毒品進行化學結構修飾得到的毒品類似物,且不需要借助工具“鼻吸”“注射”,這就導致其具有迷惑性,難以防范。


          田建新介紹,我國管控的很多精神麻醉類藥品都能達到“失憶水”“聽話水”的效果。比如,三唑侖、七氟烷屬于一類精神藥品,它的功能相當于麻醉劑;咪達唑侖用于治療失眠癥,或用于外科手術或診斷檢查時作誘導睡眠用,是二類精神藥品!霸趪鴥,這些藥品必須通過醫生開具處方專藥專用,不能在市面上私自流通”。


          這類藥品對被害人有雙重危害,一方面是過量吸食、飲用可能產生依賴性,導致神志不清、昏迷、呼吸暫停,甚至窒息死亡;另一方面,這類藥品一般會產生衍生犯罪,比如三唑侖以及咪達唑侖,混合使用會致使被使用對象長達6至8個小時昏迷,沒有意識和記憶,吸食者如果被性侵可能造成身心的二次創傷。


          “第三代毒品”已經出現了擴散趨勢,在近期引發強烈的社會關注!度嗣窠尽冯s志社社長、總編輯郭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提煉第三代毒品的藥品由來已久,但“第三代毒品”的概念最近幾年才出現。


          2013年,在聯合國禁毒署的《世界毒品報告》中,首次將“沒有被聯合國國際公約管制,但存在濫用可能,并會對公眾健康造成危害的單一物質或混合物質”定義為“新精神活性物質”。隨后聯合國禁毒署認為這類物質將成為全球范圍流行的第三代毒品。2015年10月1日,國家禁毒辦將116例新精神活性物質產品納入列管范疇,意味著我國正式將這些新精神活性物質定義為毒品。

           

          綿陽警方查獲的第三代毒品。圖/綿陽市公安局岳波、劉正元

          “互聯網+郵寄”背后的交易市場


          國家禁毒辦發布的《2020年中國毒情形勢報告》顯示,2020年,全國共破獲毒品犯罪案件6.4萬起,抓獲犯罪嫌疑人9.2萬名。海洛因、冰毒等濫用品種仍維持較大規模,大麻吸食人數逐年上升,新精神活性物質濫用時有發現,花樣不斷翻新,包裝形態不斷變化,有的甚至偽裝成食品飲料,出現“毒郵票”“毒糖果”“毒奶茶”,極具偽裝性、隱蔽性、誘惑性。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一位禁毒專家指出,當前毒品濫用還存在一個明顯的特征是,不法分子將國家已嚴格列管的毒品或者尚未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質,偽裝成常見的小食品、小物品或者使用新奇、時尚的名字,比如“開心水”“快樂水”“奶茶”“巧克力”等小食品,所以極具迷惑性、隱蔽性和誘惑性。這類含有毒品的物質名稱是不法分子起的,含有的成分也是他們自己添加的,沒有固定的成分種類,并且不斷變化花樣、推陳出新,上演“貓捉老鼠”的游戲。這類毒品因其新奇、時尚的特征,很多年輕人成為其目標人群。 


          心理學博士王春光在其寫的《“第三代毒品”的前世、今生與未來》一文中,稱第三代毒品具有制作方便、價格低廉、銷售渠道隱蔽等特點。相對于一代、二代毒品,第三代毒品價格相對低廉。比如,網絡上流行的“小樹枝”( 條狀類似樹枝,其中含有國家規定管制的合成大麻素MDMB-CHMICA)成本價在10元以內,銷售價在數十元至百元之間,大多數人都能負擔得起,其受眾群體就會更廣泛。


          王春光稱,不法分子把第三代毒品摻雜于食物、飲料、日常用品等之中,通過物流、快遞等形式進行遞送,且在網絡進行交易支付,這種銷售方式和渠道往往比較隱蔽,執法取證難度較大,一定程度上助長了販毒分子的氣焰。田建新透露,在綿陽警方破獲的該起案件中,9名犯罪嫌疑人都是網上認識的,他們也只通過網絡渠道快遞交易,幾乎不會線下交易。


          廣東廣強律師事務所律師何國銘專注于毒品犯罪案件,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買家多是通過網絡渠道購買,通過一些非法網站、貼吧、社交群等渠道聯系賣家,然后販毒者將走私來的毒品等,通過郵寄渠道與他們交易,這種“互聯網+郵寄”的方式也是第三代毒品案件的一大特征。


          《2020中國毒品形勢報告》也顯示,“互聯網+物流寄遞”販毒活動增多。物流寄遞渠道販毒案件持續上升,全國共破獲物流寄遞渠道販毒案件3011起,繳獲毒品4.3噸,分別上升9.5%和1.1%,“大宗走物流、小宗走寄遞”特點明顯。網絡販毒手段多樣,采用數字貨幣支付毒資,使用郵寄、同城快遞等方式或小眾物流快遞公司運送毒品,中途變更收貨地址,交易兩頭不見人,加大了發現、查處、取證難度。


          第三代毒品里的“年輕主角”


          田建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綿陽警方破獲的上述案件中,9名犯罪嫌疑人都在30歲以下,多人都是25歲左右,均為男性!八麄冇斜究埔陨系膶W歷,有商店老板、企業高管等正當工作,也有一定的經濟實力!


          除了販毒年輕化,第三代毒品的吸食者,也以年輕人為主體,他們在各種場合輕易接觸到了第三代毒品。王佳文生于1990年,湖南人。在新加坡留學時,有一次心情不好,同學拿來兩罐“笑氣”讓他吸食,他拒絕了。后來,在一次音樂節上,經不起同學的蠱惑后吸食了。初次吸食笑氣,他只有2秒鐘的快感。此后,在宿舍、出租房、KTV等場所,他不斷吸食,最終因吸毒導致學業荒廢。2020年10月,王佳文在北京被抓。他的管班民警、北京市天堂河強制隔離戒毒所民警任建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王佳文已有10年吸毒史,種類包括冰毒、可卡因等傳統毒品,也包括笑氣等第三代毒品!巴跫盐拈L期使用笑氣,已對其神經系統形成危害,他沒法集中注意力,形成嚴重的睡眠障礙等,變得暴躁!


          相比王佳文,山東省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和山東省魯中強制隔離戒毒所中,還有更低齡的吸食者。


          生于1994年的李新月是山東濟寧市鄒城人,從2018年2月開始吸食冰毒,當時只有24歲。她第一次吸食笑氣是在某靜吧里,看到很多人都在吸笑氣,她就在身邊人的慫恿下,吸食了五六個氣球,每個價格大約為10元。她稱,當時酒吧賣笑氣就像賣酒一樣,是公開的。吸食笑氣感覺就像喝醉酒一樣,頭暈。2020年11月,李新月被送到山東省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拔腋杏X吸食笑氣不算毒品的入門級,但有可能會導致人去嘗試新的毒品種類!


          山東省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警官趙曉婷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讓她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該所在某社區作禁毒戒毒宣講,講到第三代毒品的種類和危害時,現場一群學生稱“原來笑氣也是毒品啊”。這說明第三代毒品在年輕人中有一定知名度,但他們對這類毒品的認知不足,甚至不知其是毒品。需要針對年輕人,加大普法宣傳教育,讓他們遠離毒品。


          何國銘介紹,從他代理的相關案件看,大多數吸食者的年齡在24~30歲間!八麄兇蠖鄶狄呀浌ぷ,有一定的物質基礎和購買能力,但涉世未深,剛脫離學校和家庭管教不久,抵擋誘惑的能力較差,喜歡尋求刺激,再加上工作壓力大等因素,想用這些物質降壓!


          尋求刺激、利用毒品降壓的代價卻是他們無法承受的。陳華生于1976年,四川人,初中學歷,做過大排檔、開過農莊等。去年8月,被送到山東省魯中強制隔離戒毒所。他初次接觸“開心水”是在酒吧里,當時花了200元!伴_心水”,是一種新型液態毒品,是由冰毒、搖頭丸、氯胺酮等新型毒品混合而成!伴_心水”摻到飲料中飲用,有亢奮、致幻的效果。他體驗到了快感,并認為“開心水”是一種社交工具,所以對其逐漸上癮。吸食久了后,陳華發現自己記憶力逐漸減退,性格變得暴躁,身體也變差了,整日昏昏沉沉,無心工作。陳華的管班民警、山東省魯中強制隔離戒毒所警官崔宏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陳華為了吸毒,其做的生意也停了,并且賭博、離婚,“沾上毒品后,沒有一個人家庭是幸福的”。


          崔宏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吸食第三代毒品人員在戒毒時跟吸食前兩代毒品者差異不大,他們經過生理脫毒期后,會擺脫身體對毒品的渴求,后期經過參加教育矯治和康復活動,進行身心康復!八麄兓貧w社會后,我們也會定期做回訪,了解他們的家庭、工作和操守保持等情況,但主要還得靠他們自律。他們應遠離‘毒友’圈子,提高對毒品誘惑的抵御能力!


          檢測難與法律滯后的雙重困境


          5月11日,國家禁毒辦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長鄧明稱,可以預見,隨著我國打擊治理力度加大,管制毒品愈發難以獲取的情況下,成本更低廉、易逃避法律管制的新精神活性物質將可能作為常見毒品的替代品濫用。


          但相關部門在打擊這類違法行為時,也面臨檢測難與法律滯后的雙重困境。


          山東省戒毒監測治療所是全省唯一收治男性艾滋病戒毒人員的專管所。該所民警張自清介紹,該所收治的300多名戒毒人員中,大部分是男同艾滋病吸毒人員,他們中有的人得了艾滋病后受到親朋歧視,認為生命已到終點,自暴自棄走上吸毒道路。有的人吸食第三代毒品Rush、0號膠囊等。Rush,英文全名Rush Popper,主要成分是亞硝酸鹽,在醫學上主要用來作為急性心臟病的急救藥物,長期使用會導致青光眼、失明等。0號膠囊具有強烈致幻效果,其主要成分是二甲基色胺5-MeO-Dipt,是國家一級精神藥品。吸食過量會產生幻聽、行動遲緩,甚至急性心臟衰竭,導致死亡。


          張自清指出,與傳統毒品相比,第三代毒品通常在人體內作用時間較短,所以給檢測帶來難度。比如,冰毒被吸食后,在人體內存續時間可達一兩天,很容易被發現和檢測到,而0號膠囊大約只持續4小時。


          王春光也表示,第三代毒品品種多,更新快,利用傳統的檢測方式,像尿檢、唾液檢測等手段,可能結果為陰性,檢測不出其毒品成分,這就為吸毒行為后續的處罰制造了困難。如果不對第三代毒品濫用者進行處罰,就會讓濫用者及周圍的人誤認為新精神活性物質不是毒品,從而會誘使更多的人去嘗試。他認為,應結合第三代毒品的化學特性,加快研發新的檢測手段,為打擊吸毒行為提供科學手段。


          在司法實踐中,這類案件在法律層面也表現出一定的滯后性。何國銘指出,因第三代毒品具有藥品和毒品的雙重屬性,因此,界定時也比較復雜,需要根據吸食目的、購買途徑、流向及用途等綜合因素認定。


          他稱,這類案件量刑時比前兩代毒品要輕,就當前的判例來看,法院在量刑時一般不會適用死刑。他曾代理過這樣一個案子:在美國留學的某大學生,回國時把利他林(俗稱“聰明藥”,主要成分是哌醋甲酯,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興奮劑)帶回國,被海關截獲,被警方以涉嫌走私毒品罪拘捕。但因量少,他又不知道利他林在我國被列為“第一類精神藥品”,最終被檢察院作出不起訴處理。近年來隨著國家對第三代毒品打擊力度的加大,量刑也嚴格起來,爭取不起訴及無罪判決將會變得更加困難。


          在何國銘看來,各個國家對毒品種類的認定不統一,比如大麻在我國屬毒品,但在加拿大和美國一些州是合法化的。檳榔在我國屬于休閑食品,不是法律禁止的違禁物品,但是在土耳其被認定是毒品。因此,每個人出國時也應了解這些知識,否則容易“不慎攜毒出入境”。此外,一個人想買某種藥,如果在國內的藥店和醫院都買不到,但在國外可以,這時就得提高警惕,看其是否在國內屬于違禁藥品。


          因為第三代毒品不斷出新,涉及這類毒品的案件,雖然藥品被列管,但后續如何定罪量刑等往往沒及時跟上。何國銘建議,我國要根據司法實踐不斷完善,及時出臺相關司法解釋,發布指導性案例,對這類案件的后續處理進行統一,給全國各級司法機關以指導!皥猿至⒎ㄏ刃,把法律完善起來,辦案機關才能更好查辦這類案件!


          (為保護個人隱私,文中所有吸毒者皆為化名)


          值班編輯:肖冉


          久久亚洲A片com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