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d113"><listing id="jd113"></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d113">

      <noframes id="jd113"><span id="jd113"><th id="jd113"><progress id="jd113"></progress></th></span>
          <noframes id="jd113"><form id="jd113"><nobr id="jd113"></nobr></form>
          <noframes id="jd113">

          社會

          性犯罪類案件,每一起報案背后有七起被隱藏

          陳麗媛   2021-08-29 12:13:45

          性侵害案件的隱案率是1:7

          8月25日,阿里女員工案嫌犯張某被濟南市槐蔭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強制猥褻罪批準逮捕。

           

          8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針對湖南衛視知名主持人錢某涉嫌強奸一案發布通報稱,2019年2月15日,長寧警方曾接肖某報案稱,其在與錢某等朋友聚餐飲酒后在錢某住處被其強奸。專案組在全面調查取證后,綜合判斷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存在強奸犯罪事實,同年3月15日作出不予立案決定。

           

          接連不斷的性犯罪類事件引發公眾持續討論。不予立案、不完美受害人是否等于誣告?現實中,性侵犯類案件的誣告率、報案率真實情況如何?強奸案中70%到80%的熟人作案率可以造就多少完美受害人?就此,多位受訪專家學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性侵案誣告在司法實踐中的比例是極低的。但從法律的角度,很多案件因為沒有及時固定證據或者證據不足而不能進入司法程序,這并不等于誣告。

           

          同時,多位專家表示,性侵案是隱案率非常高的案型類別,多數受害人在傳統觀念和報案后果的權衡下,大多隱忍不發。目前國內對此領域尚未有權威而全面的調查數據,但是從此前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的女童性侵隱案率調查中可以管中窺豹,該調查結果顯示,性侵害案件的隱案率是1∶7。也就是,每一起案件曝光,背后還掩藏著七起沒有報案的犯罪。

           

          “誣告比例是極少極少的”

           

          不予立案是否意味著誣告?誣告在性侵犯類案件中的比例有多高?對于類似疑問,千千律師事務所律師呂孝權認為,從當前網絡曝光的涉性侵案件指控看,純粹意義上的誣告還是比較少見的。

           

          “即使是網上被曝光的少數幾個所謂反轉的案子,是不是完全意義上的誣告,我個人認為也是值得商榷的!眳涡啾硎,從目前來看,大多數涉性侵案件的指控都是有一些基礎證據支持的,有些案件未能啟動刑事追訴程序,主要是因為現有證據沒有達到刑事案件的追訴標準而已,這跟誣告陷害是有本質區別的。

           

          呂孝權介紹,涉性侵方面的誣告,除了可能面臨法律層面的懲處,在“談性色變”“傳統貞操觀”等根深蒂固的文化觀念影響下,“誣告”者所付出的代價可能要大大超出其所得,個人隱私被暴露,來自外界的無窮無盡的二次傷害等等,因此無論從情理,還是從法律層面,誣告所要付出的代價都是當事人難以承受的。

           

          “冒著付出巨大名譽代價和法律風險去誣陷別人,這種得不償失的事情有幾個人愿意去做,從邏輯上也不難推斷出結果!敝腥A女子學院法學院副教授張榮麗也認為,不同于其他犯罪,性犯罪在較為保守的社會環境中,被害人身份曝光后所受到的輿論壓力和隨后產生的影響,可能遠遠高于犯罪侵害本身。

           

          對于誣告在性犯罪類案件中發生的概率,張榮麗透露,由于性犯罪案件的敏感性,以及法律中對這類案件不公開審理,因此關于誣告在整個犯罪中所占比例的相關研究數據罕有。

           

          “他們想當然地認為,性侵犯的虛假報案率至少達到50%,盡管沒有任何經驗統計支持這種擔心!敝袊ù髮W刑事司法學院教授羅翔表示,人們總是擔心,在有關性侵案件中,女性原告是出于憤怒而報復,對男性進行誣告,“相反,卻有研究表明,性侵犯罪的虛假報案率從來就被高估了!

           

          羅翔介紹,以美國為例,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美國學者就有研究顯示虛假強奸案的概率是5%,其他案件的虛假報案率是2%。如果使用女警察的話,強奸案的虛假報案率則只有2%,也就是與其他案件持平。

           

          “從多年的觀察及相關案例來看,司法實踐中確實存在誣告現象,但是和大量因證據不足而無法認定的男性對女性的性侵害犯罪相比,女方誣告的數量是極少極少的!睆垬s麗表示,誣告陷害的目的是意圖使他人受到錯誤的刑事追究,達到泄憤或者謀求經濟利益的目的。但司法機關作為專業的機構,辦案人員受過專門訓練,辦案要講證據,對收集的證據要進行審查、判斷、取舍,然后才能認定案情,“并不是誰說有性侵行為就辦誰的,誣告陷害他人是要負刑事責任的!

           

          呂孝權也表示,缺乏證據支撐的實名指控,法律風險是比較大的,輕則涉嫌民事名譽侵權,重則涉嫌刑事誹謗罪、誣告陷害罪,現行法律也為可能被誣告者提供了相應的救濟途徑。

           

          此外,呂孝權認為,在圍觀被媒體曝光的涉性侵輿情案件中,基于傳統觀念影響,一些網友會有意無意地對指控者進行“蕩婦羞辱”和預設“完美受害者”的立場,尤其是在雙方曾有感情糾紛的熟人性侵中,會先入為主地認為指控者的指控動機不純,是另有所圖。

           

          司法機關不予立案的決定,能否說明報案人是誣告?張榮麗表示,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司法機關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時候,就應當立案;認為沒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事實顯著輕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時候,就不予立案。所謂沒有犯罪事實,是指要么犯罪事實被證明根本不存在,要么是報案人提供的證據不充分,無法證明犯罪發生,導致無法立案,未來如果有新的證據能夠證明犯罪事實確實發生,那么就可以立案。

           

          張榮麗介紹,隨著通訊的便利和交通的便捷,年輕人的社交范圍在互聯網時代不斷擴大,傳統上那種發生在陌生人之間的暴力型性犯罪逐漸減少,利用網絡進行聯系,在熟悉后的約會強奸數量在增加,酒精、麻醉劑、毒品的使用使得加害更容易,受害人更說不清,同時也增加了司法機關的辦案難度。

           

          報案率低、隱案率高

           

          “研究性犯罪的學者對1∶7的犯罪黑數說法都比較熟悉,即一起報案的后面,掩藏著七起沒有報案的犯罪!睆垬s麗說。

           

          呂孝權透露,在現實的司法實踐中,性侵犯類案件隱忍不發的比例更高,對此國內雖然沒有權威調查數據,但是可以根據此前女童遭性侵犯的隱案率來管中窺豹。

           

          根據相關機構所做的調查統計,性侵案件中,熟人作案比例高達七八成。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曾對全國5800名中小學生作問卷調查,結果顯示,性侵害案件的隱案率是1∶7。換言之,每曝光一起案件,背后還有七起案件不為人知。

           

          呂孝權介紹,在法院受理的案例之外,停留在報案階段或沒有報案的還有更多。在熟人性侵案件中,不僅是社會公眾,有時辦案機關也會產生先入為主的想法,認為這屬于道德層面的問題,不是法律問題,甚至也會認為受害人是因為個人私欲沒有達到進而產生的報復舉動。

           

          “如果抓到了指控者過往有相對暴露穿著的視頻、圖片,或者所謂的生活不檢點,就會想當然地認為這就是一出仙人跳!睂τ谕昝朗芎φ哂^念,呂孝權認為,即使指控者基于某些主觀目的,或者存在所謂的“生活不檢點”,這并不影響她是一名涉性犯罪受害人的身份定位。遭受性侵和個人生活作風,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涉嫌犯罪,后者屬于道德規制層面。

           

          他表示,應當加強對性別平等觀念的宣傳和教育普及,讓辦案機關和社會公眾逐漸了解并認知性侵案件中施暴人與受害人之間特殊的心理和行為模式,尤其是在職場性侵案件中,其明顯具有區別于傳統意義上直接肢體暴力性侵案件的特殊性,即施暴人利用其與被害人之間存在的權力不平等關系,通過對受害人施加權力控制、精神強制和心理強制,使得受害人不知反抗、不能反抗、不敢反抗,進而達到性騷擾甚至是性侵害的目的。

           

          “因此,對于熟人性侵,就更多要求辦案機關透過現象看本質,要考慮此類案件的特殊性,綜合全案證據,對‘自愿’做最審慎的認定!眳涡嗾J為,回到具體個案,對于是否“違背婦女意愿”的認定,應當建立在事實證據基礎上,做全案審查,綜合考慮受害人是否能夠在完全不受任何外力干擾的情況下做出內心真實的意愿表達,而不能只看形式上的證據指向。

           

          張榮麗透露,與一般公眾的認知不同,其實性侵害犯罪更容易發生在熟人之間,尤其是針對兒童的性侵害,絕大多數加害人是兒童熟悉的人。

           

          她表示,受傳統影響,無論中外,性犯罪受害人面臨的來自社會的輿論壓力和來自家庭名譽的壓力都很大。受害人能夠打破沉默,站出來指控犯罪,需要巨大的勇氣。只有他們挺身而出指控犯罪,才能掐斷犯罪鏈條延伸到其他人身上,從這個角度說,他們為公眾的整體安全做出了犧牲。

           

          “與其期待完美受害人,不如與時俱進,加大對性侵犯罪的研究,借鑒先進的辦案模式,提升性侵害犯罪的辦案水平!睆垬s麗介紹,性犯罪是公訴案件,司法機關也要適應社會發展給偵破犯罪帶來的挑戰。例如有些地方嘗試對性侵兒童犯罪開展一站式一次性取證完畢,就取得了良好的辦案效果。一些國家對性侵案件引入專門社工在訴訟中全程陪同受害人,建設性犯罪受害人保護救助中心也值得學習、借鑒。

           

          張榮麗認為,從道義上說,公眾應該選擇和性侵案受害者堅定地站在一起,共同面對社會問題的挑戰。如果由他們獨自面對所有壓力,那么,就會有更多的受害者保持沉默,犯罪得不到揭露,那任何人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人,特別是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和未成年人。


          值班編輯:肖冉

          久久亚洲A片com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