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d113"><listing id="jd113"></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jd113">

      <noframes id="jd113"><span id="jd113"><th id="jd113"><progress id="jd113"></progress></th></span>
          <noframes id="jd113"><form id="jd113"><nobr id="jd113"></nobr></form>
          <noframes id="jd113">

          社會

          黑龍江職業學院“霸道查寢”引熱議,畢業生:“高職院校都這樣”

          杜瑋  2021-09-08 13:26:05

          “像這樣穿正裝查寢、跑操的半軍事化舉措,也是為了學校方便管理”

           

          “以后看清我們六個人的臉,我們來了,就是查寢?春霉づ,除了我們六個,誰管你們都不好使。明白了嗎?”

           

          “我介紹一下,這是咱生活女工部長張美玉,叫學姐!”

           

          正逢開學季,黑龍江職業學院工商管理學院“查寢六人組”的視頻,連日來在網絡熱傳。視頻中,一群身穿黑西服、白襯衫、腳蹬高跟鞋的女生走入一間宿舍,幾人高昂著頭,舉手投足間,“官威”十足,擺出一副頤指氣使的神態。

           

          圖片來源:網絡視頻截屏
          圖片來源:網絡視頻截屏

          9月1日,黑龍江職業學院發布通報稱:經查,該視頻中的場面實際上發生在2020年10月9日。當時,二級學院已對6名涉事學生通報批評,并在全院召開學生工作整風肅紀大會,查擺問題,全面整改。

           

          緊接著,網絡上又流出該校工商管理學院男生寢室類似的查寢音頻。被查寢室的當事人因為忍受不了學校嚴重形式主義,在開學一個月后,選擇休學。

           

          隨后還有黑龍江職業學院5年前有學生被老師故意掛科的事件被曝出。

           

          黑龍江職業學院始建于1948年,是教育部批準成立的公辦全日制普通高等學校,也是該省內辦學規模最大的綜合性高職院校。學校每年新生入學人數超過5000人,有11個二級學院,47個專業。

           

          黑龍江職業學院的教育生態到底如何?

           

          《中國新聞周刊》采訪了一位該校幾年前入學的機械制造與自動化專業的學生,描述了他在該校學習和生活的經歷和感受,包括對于學校查寢等半軍事化管理舉措的看法。以下是他的口述:

           

          學生會查寢要統一穿西服,讓新生覺得學長挺厲害

           

          我是通過學校單招進入黑龍江職業學院的。我所在的機械工程學院機械制造與自動化專業當年共有5個班,每個班約30人,共150人左右。150人當中,單招的占到百分之七八十,而且,單招學生全部來自省內。

           

          所謂單招,就是在高考前兩個月參加學校組織的考試,滿分400分,包括語文、數學各100分,還有綜合素質測試,也就是面試100分。我考了240多分,我們班和我一起單招進來的差不多都這個分數。

           

          單招進來的以男生為主,我們專業男生占比95%左右。在高考備考后期,成績不好的男生普遍都不怎么想學習了,想早點通過單招錄取完事。相比高考統考,單招試題簡單些。如果參加統考,高考滿分750分,考個200來分就能上我們專業。

           

          高職共三年,大一一開始就有查寢、跑早操等半軍事化管理的措施。那個視頻里的查寢太過分了,但像這樣嚴格、大動干戈的查寢基本只在大一開學前兩周有。去年因為疫情,我們學校國慶后才開學。網傳視頻發生在去年10月9日,也就是剛開學的日子。

           

          查寢主要是檢查宿舍衛生、擺設是否符合規定,根本目的還是為了讓我們守規矩。按照學校要求,學生會查寢要統一穿西服,這也是學校傳統。更主要的目的可能是讓新生更信服一點,讓新生覺得學長挺厲害。

           

          學校規定挺嚴的。我們一個宿舍8個人,大一開學的第一天晚上,有7個人外出聚餐。結果那一晚,學院學生會去我們寢室查了9次寢,留在寢室沒去聚餐的那個室友睡在上鋪,每次查寢時都被要求下來站好。

           

          我們學院查寢的部門叫院學生會紀檢部。開學前兩周,學生會紀檢部部長和副部長每晚都會到大一各個寢室查寢。部長和副部長都是大二的學生,兩周后,因為學生會招新,查寢的就不再都是大二學生,而是一個大二學生,帶兩個大一新生,大一新生不穿西服,穿學院統一的系服。我們學院查寢不像視頻中工商管理學院的人那么多,因為我們學院男生居多,如果來查寢的人數多,怕學生之間起沖突。

           

          我們一天學習、生活安排是這樣的:每天早上6點起來跑操,如果天氣實在不好,就到教室里上早課。早課基本啥也不干,就是在教室里坐著,但改上早課這種情況極少,絕大多數天氣不好的情況都要克服。跑早操一般從6點到7點。整個年級從下來集合、點名,站好隊列,就得40來分鐘。再跑兩圈,每圈400米,跑得很慢,就差不多一個小時了。

           

          我們學校跑操管理挺嚴格,必須參加,學生會、輔導員都會管。跑操要穿系服,不穿的話后果很嚴重,但后果是啥我也不知道。像這樣穿正裝查寢、跑操的半軍事化舉措,也是為了學校方便管理吧,高職院校都是這樣的。

           

          跑完早操后吃早飯,然后早上查寢,晚上還會再查一次。上午的課從8點上到12點,下午的課上到5點40分。晚自習大約從6點開始到8點,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必須要到,學生會也會來查。晚上9點左右回到寢室,10點宿舍就斷電了。但跑早操和晚自習也就是在大一有,大二就沒有了,自由不少。

           

          實習每天焊1000個線路板,半年后逃離

           

          三年的學習里,前一年半在學校上課,從大二下學期開始去企業頂崗實習。在校上課期間,絕大部分都是理論課,也有部分實操課。理論課我們絕大部分都不去聽,感覺沒什么用處,比如高等數學、實用英語。和專業相關的理論課很多也不會去聽,像加工工藝什么的,就是講一些加工工藝的流程、標準、材料等。

           

          實際上各個工廠都有自己一套工藝流程,這不是統一的,所以書本上的東西用處并不大。機械CAD制圖還挺有意思,我會聽。如果理論課講得有意思的話,班里20%的人會去聽。

           

          從大一直到大二上半學期,每個學期會有一個月在校內實訓,這是我們專業的安排,每個專業不一樣。我們學了數控機床、鉗工、銑工等,這些都挺實用?偟膩碚f,我們老師也都還挺認真負責的,像網上所傳老師故意給學生掛科應該是個別現象。

           

          大二下半學期實習前,學校會把各個企業的招聘簡章發給輔導員,輔導員再把信息發給我們,我們再選擇去哪家企業實習。這些企業可能是學校通過中介公司聯系到的。企業和中介公司簽約,每年要求中介公司給它招多少人。

           

          當時有二三十家企業供我們選擇,我看上了杭州一家制造新能源汽車散熱部件的企業,看起來不錯,工資也較高。但去了以后,感覺受騙了,這就是個電子廠,我的工作就是每天給電磁閥的線圈焊接電路板。

           

          我每天要從早上8點一直工作到晚上8點。周末也要加班,工作時長和平時一樣。在每天10多個小時里,我要焊接1000左右個的電路板。這聽起來都很枯燥,和我在學校里學到內容幾乎無關,學校學的東西幾乎都用不到。但沒辦法,為了畢業證,我得在那里待幾個月,職業院校都是這要求,沒有實習,就拿不到畢業證。

           

          實習報酬倒還可以,下午5點后的三小時和周末算加班,加班費是正常工資的1.5倍,每個月六七千元。我們專業在這家汽車配件企業實習的大概有二三十人。雖然他們崗位和我的不同,但工作性質都一樣,都是這種機械重復性工作。

           

          我們專業其他同學也差不多進的這種電子廠,還有極個別進國企的,比如中國航發哈爾濱東安發動機有限公司、哈爾濱汽車軸承有限公司、哈爾濱鍋爐廠有限責任公司等。

           

          按照合同,我們和當地企業簽訂了一年的實習期。但根據學校的要求,其實我們只要實習滿半年就可以簽三方協議,能拿到畢業證。如果在企業實習滿一年,是可以留在那里的。但我覺得無聊,實在干不下去,實習半年后,就離開了那家公司。我們班的七個人都相繼離開那家公司了。后來我在黑龍江省內找了一家單位,做廠區運營維護。

           

          我們班大概有20%~30%會準備專升本,但最后能考上多少不知道。打算工作的同學中,可能會有一半還在實習原單位繼續干,有一半像我一樣另謀他路。

           

          在高職讀了三年,我總體感受挺難受的,早知道實習分配單位是電子廠,高中畢業直接去就好了。而且,真正到了生產現場,才發現學校的設備太落后了。我今年20出頭,學校的機器年頭比我都大。學校的機床都是手搖來操控,我現在工作單位的機床都是一鍵啟動。

           

          我也想成為那種將自己學的東西更多融入到工作中的專業人才,但顯然,職業學校并沒有教會我更多的技能,F在的工作雖然不是在電子廠,但工作內容并不能滿足我的期待。

          久久亚洲A片com人成